优程网 >> 旅游指南 >> 澳大利亚 >> 珀斯 >> 剖析珀斯这个城市的真谛

剖析珀斯这个城市的真谛

国家/城市: 珀斯 分类:景点游记 25篇   游记攻略分享
       3月17日,离开长时间处于阴雨、阴霾、阴沉、潮湿的深圳,从香港赤腊角新机场,乘澳航近午夜的航班向南飞去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早上,惺忪着双眼看到在澳洲领空的日出,把云海染成明亮的玫瑰色时,我的脉搏在一万米之上的高空仍以70次/分钟跳动着。

      Jerico如约接我去他在西澳大利亚首府珀斯(PERTH)的住处。

      出机场,路边是矮矮稀疏的、一蓬蓬灰枝绿叶的植物,沙砾干硬的裸露着,好象癞痢头似的;接近内市区渐渐现出绿树草坪,几幢高大现代化的楼,更多的是二三层私宅,掩映在鲜花浓荫之中,显得舒适、整洁、安宁。

      珀斯是近30年来高速发展起来的城市。西澳洲80%以上的人口在这里,既使如此你也感觉不到熙熙攘攘的人群;珀斯天蓝风阔,城市道路高低起伏,弯回路转,城市好象建在平缓的丘陵上;水碧清澄的天鹅河将珀斯一分为二,河上白帆点点桅樯林立,平均每四户人家就拥有一艘快艇;城市绿地触目所及比比皆是,各种鸟类同人一样在上面悠闲踱步、觅食、嬉戏、鸣叫、栖息,偶尔有鸟儿落在马路上,只要可能驾驶者会耐心等它们离去;这里的乌鸦羽黑体大,叫声像哑嗓的婴儿啼哭,在西藏阿里见过体型大的乌鸦,只是不如澳洲的同类这般肥硕。

      珀斯环境优美,能见度好的近乎透明。人也友善。我住的地方距天鹅河的脚程也就六七分钟,早上常常去散步,碰到的澳洲人普遍会主动与你问好点头,有时也会同你聊几句,无奈我的英语早还给了老师;每当想通过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时,过来的车往往也会让你先行。

      珀斯被称为“黑天鹅之城”。同时由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,又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。

      自1770年英国的詹姆士.库克(James Cook)船长宣布澳洲为不列颠的土地,当地的土著由于欧洲人的侵入,人口急剧减少。当探明澳大利亚有丰富的地下矿藏,欧洲人的拥入就成了趋势;杀戮使土著与白人日益对立。

      1901年澳大利亚联邦成立。欧洲移民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,土著由于文化上的断档和贫弱,根本无法进入上层领域。土著人采取一种与当局不合作的态度表示他们的愤怒和不满,孩子不上学,不积极参加政府的活动,但在体育运动的一些项目中他们是佼佼者。我在珀斯和北部一些风景如画的小镇,见过游荡在街上大声说笑、举止不节制、或一脸愤怒自说自话,肤色棕色的土著,给去澳洲旅游的观光客制造一些小麻烦,对此澳洲政府也会有些无奈和尴尬吧。

      SUBIACO(当地人昵称为Subi)行政归属珀斯。19世纪欧洲人受淘金热的吸引,渐渐在Subi定居。这里许多建筑物有着那个时代英伦的风格,街道不宽,两边有许多商店、酒吧和餐馆,逛的累了拣凳入坐品啜咖啡或啤酒,闲闲看着上两个世纪雕了饰物风格古旧的建筑,衬在绿树蓝天下,也会生出些许的怀旧情感。

      FREMENTLE距珀斯19公里,1892年建成。是澳洲最大的港口之一。如果从珀斯乘船去FREMENTLE,可以看到它庞大的货运码头上堆积如山的集装箱,林立的起吊设备,错落有致的仓库。

      FREMENTLE是天鹅河的出海口。那里的建筑有着十足的英伦风格,小街两旁溢出不散的历史气息;白天停车场空空的,许多建筑里好象空无一人;下午17:00之后,人们从市区涌来,尽情享受不同国度的美食和美酒,街边旁、骑楼下座无虚席,一些火爆的食肆需要排队才能捱到座位。

      Jerico带我在这儿吃过几次不同的意大利餐、比萨店、炸海鲜店,我们坐在海边(也许是河边),一边享受着异国的美食佳肴,一边看着日头坠入大海那瑰丽无比的景象,同时要注意不请自来的鸥鸟,趁你疏忽叼走食物。

      FREMENTLE有一家现酿现卖现喝的啤酒屋,其实就是放了酿制反应釜的厂房。厂房高大人声鼎沸,洋溢着轻松、欢快、融洽的气氛,许多人端了杯,三五成群站着说话聊天,不时移动着躲让新涌进来的人群。啤酒呈半透明琥珀色,气味清新,细小的水凝气附在玻璃杯的表面,味道中清馨的麦芽和一种淡淡的玫瑰的芳香沁入脾胃,爽与新的口感让人久久无法忘怀。

      FREMENTLE有座1855年建成的监狱(FREMENTLE PRISON),在使用了130多年后,于1991年出于安全诸因素的原因关闭,1992年开始供游人参观成了观光的景点。

      监狱占地18公顷,是当年从英国运来的囚犯自己建造的,据说是澳洲戒备最森严的监狱之一,但讲解员告诉我们:其实打开监舍及各通道门的钥匙的结构是相同的,只是囚犯们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  我们去参观FREMENTLE监狱的那天,阳光灿烂一片明媚;监狱内荫肌股凉寒气森森,巨大的反差给来这里的每一位游客留下深刻的印象;随着讲解员的话语和场景的变换,你能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绞刑架,简陋的监室,有门无窗的禁闭室。

      130年以来,也有许多艺术造诣很高的艺术家和贵族,他们在室内及放风的庭院的墙壁上,留下了许多色彩绚丽风光旖旎的画作,表现了他们渴望生活向往自由的迫切心情。监狱中专门有间房子陈列了囚犯们的艺术作品和其它的工艺品。

      监狱在130多年来执行死刑(绞刑)共44人,其中有两位是女性。绞刑执行是在一间无窗,分上下两层的独立的房间中进行。验明死刑犯身份后,将直径三公分粗大的绳索套入犯人脖颈,当犯人脚下的两块木板向下翻转,犯人落入2--3米的深洞被绞死。半小后时证实死亡,整个过程完成。

      珀斯靠海,白色细腻的沙滩,湛蓝无垠的大海,形形色色的海岸线,无处不在的风,是柏斯也是澳大利亚不二的风景。这里人们的海上运动极其丰富,在海边常能看到如梭的白帆,在海浪上玩冲浪的人神出鬼没,肆意划行在风谷浪尖,那份自在、洽意、飘逸和那份随心所欲,大概就是澳洲人对生活的追求和写意吧!

      周末或假期,澳洲人开车并拖了船艇、帆船、滑板、自行车或活动房子去什么地方度假,去进行自己喜爱的运动。

      沙滩和浅水处最欢快的是孩子,嬉水逐浪,沙滩上你追我赶,稚嫩的欢笑兴奋的尖叫会藏留在他们美丽的童年记忆中;也有捧了书斜倚着沙滩阅读或爬在沙滩上干晒,这里的人崇尚古铜色皮肤,偏偏多数人仅能晒成暗红色,而随着年龄的增长,一块块褐色的斑块布满了皮肤。

      珀斯自行车运动很是风靡。每天清早和黄昏,三三两两穿着专业戴了头盔的人风驰电掣骑行在便道上;记得四月初的一个周六的早上,成百上千的人骑着自行车向着同一方向行进,不知是参加比赛还是一种自发的集体活动。

      距珀斯74公里的MANDURAH,靠河临海风景优美。海水河水都是咸的,河中也有海中的生物。每年夏末在河的浅水处有许多壳薄肉厚的螃蟹。

      3月19日黄昏时分,Jerico手执长柄铁网,我在他侧面打着电筒,水清能见河床上的石头,水至大腿;只要眼快手疾,巴掌大或更大的螃蟹定是你的囊中之物。捞螃蟹的人都拿了发放的尺子,尺寸不够的螃蟹要放归水中(保持良性循环),在不定期检查时发现违规者是要处罚的。听Jerico讲:一个刚来澳洲的留学生,因为射杀了一只鸟,罚款并马上遣送回国。不按照政府有关规定猎杀动物(除土著人外,他们可以杀吃袋鼠、鸵鸟等),捕捞不符合尺寸的动物,肯定要遭受处罚。后来我们去西澳北部海面上钓鱼,渔民是主动量鱼的大小,我钓的一条鱼稍小一点,马上被放归大海。

      MANDURAH每年举办螃蟹节。一是水浅螃蟹多,二是个大肉嫩;那晚Jerico掌勺的姜葱螃蟹,汁浓肉鲜,味道极美,配上西澳的葡萄酒佐餐,真正的美味佳肴!

      从珀斯到MANDURAH的铁路正在修建中,这里的商机不可小看。

      美食:西澳有着风格各异的美味饮食。在西澳时,Jerico带我去吃过墨西哥的沙爹鸡肉卷饼;意大利的虾仁薏粉、番茄青口;澳式烧烤,炸鱼柳;麦当劳、肯德基、杰克等快餐店也很多;各式糕点、餐后小点心、芝士蛋糕,各种牛肉派,一种40公分长5公分宽5公分高的奶油苹果派更是让我无法忘怀!;品种繁多的啤酒和葡萄酒、热带水果酒,冰激凌咖啡、白啡界线分明的泡沫咖啡,香蕉、芒果奶昔;越南清淡的粉汤;中国香港的粤菜,上海餐馆;我们每天会有一个正餐品尝异国的美味美食,其丰富的程度令人乍舌,完全颠覆了我在国内对洋餐的认识和口味。

      面对这么多美食美酒的诱惑,澳洲人无法抗拒,一些及其肥胖的人,依然一手美酒一手美食乐此不疲,即使因为肥胖坐着轮椅,还是津津有味的大吃特吃。

      珀斯市内有许多二手车市场。大概与这里的购车之后缴纳的税金有关。Jerico和他的那些伙伴走在锃亮夺目色彩鲜艳的车之间,个个眼睛发绿,啧啧之声不绝于耳;各类车的性能、型号等指标了然于心,随意拈来滔滔不绝于口。整个一群车迷,好车是买不起,眼睛却过足了瘾。

      MONQER湖。湖不大,就在市内,树环湖如带,草坪碧绿,湖中有珀斯城市的象征——黑天鹅和许多其它水禽。黑天鹅通身黑亮,喙红如艳,一条黄带横垣其上,天生一副贵族气派,慢吞吞扭着庸懒的身子,见人不躲反倒凑上来摆了姿势让你照个够。这个湖是黑天鹅最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  Swan Valley(天鹅谷).市中心Barrack码头有去天鹅谷的宽体船,船内凉爽,一路吃喝,看着两岸旖旎风光,缓缓而去。天鹅河在市区像个大湖,渐渐变得有二三十米宽。两岸茂密的树木,豪华的宅邸,无数泊在船坞的游艇、快艇樯桅林立,像电影一幕幕闪过眼帘,色彩的真实让你以为是经过加工的;船上有自助餐:虾、牛肉土豆、烟肉、火腿,水果、米饭、面包,饮料、红白葡萄酒,只要你有海量,不介意你吃多少。船行1.5小时到天鹅谷。说是谷,只是丘陵的起伏大了些,草坪连片,四周有树环绕,坡上有酒厂和酒窖,屋的四周花团簇锦。入室如晦,似烛的亮光耀着高脚杯和酒瓶星星点点闪烁不定,泛着诡谲静谧的气氛,随意试尝的葡萄酒颜色暗红,入口顺滑,进胃不酸,气味香馥。

      天鹅谷静宓安宁,绿树成荫,若无人迹,应是世外桃源。

      Burswood Casino&Resort Hotel.
      4月21日晚,Jerico带我去赌场,赌场设在五星级酒店的一楼,酒店建筑呈阶梯状,外墙被灯光照耀着,有规律的变换着颜色,绿、红、蓝、紫色调柔和;酒店集赌博、娱乐、住宿、饮食、会议中心等于一身。赌场内,熙熙攘攘,你来我往,说话的声音好象被面阔顶高的大厅吸进去许多,并不觉的吵;许多人端了啤酒、葡萄酒、香槟或饮料,兴致勃勃的下注,高声预测着输赢和运气;来赌场的人要求穿着正规,入眼一片华服革履,女人则时髦闪亮。这里与澳门赌场惟一不同的是洋面孔多了些。

King's Park(英皇公园或国王公园)。
      公园位于MOUNT ELIZA山顶,占地400英亩,距市区几分钟的车程。我下榻的地方去公园要10分钟车程。

      Jerico告诉我每到春季(9、10月份),公园里的野花盛开,色彩缤纷姹紫嫣红,是西澳野花的博物馆。在柏斯时,我去过三四次,那里树木高大,绿草如茵,坡地起伏,明暗相间,阳光透过树叶在绿地投下班驳陆离的影子。游人不多,草坪上有人晒太阳、看书,推了婴儿车的妇人一脸的悠闲。坐在树下的草坪上,光影闪烁,空气中有树木和青草的芳香,不远处的喷泉直上十几米高,像白练挂在蔚蓝的天空上,如诗如画如梦如幻,我无法分辩是在真实的世界,还是在天堂。景色如饴,挥之不去,让人流连往返,久久不忍离去。

      公园是看珀斯全景的最佳地点。红色的屋顶,兰色的天鹅河、绿树青草和湛蓝的天空在炎炎的阳光照耀下,像一幅美丽的风景画。柏斯的能见度极好,空气好象是透明的;要是深圳的环境似这里,水清河晏,我们的健康就更有了保证。柏斯也被称为“健康城”,大概也源于它的少污染。

Univen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(UWA或西澳大)。
      是西澳的州立大学,建于1911年,是澳洲最好的大学之一,是西澳的“教育图腾”。拥有14000学生,留学生1600多人,Jerico是其中的一员。我们住宿的地方到学校仅5分钟的脚程。学校没有围墙,校舍掩映在绿树丛中,环境美而幽。清晨去校园,除了鸟的鸣啭,寂静无声,建筑庄严让你屏住呼吸,即便新的建筑也实用不花哨。最早来的是老师,面肃穆,步稳重;等待上课的学生在教室门口也是静静的讨论问题。

      西澳的科廷大学距珀斯10公里,1987年创建,校园面积比UWA大许多,建筑物的风格比较现代,与UWA那种学院风格回然不同。在科廷大学能看到许多亚洲人的面孔,Jerico的一些朋友在此就读。

WAVE ROEK(波浪岩)
      3月25日,由于Jerico要完成功课,他的朋友LXD开车,向东我们去波浪岩。

      这天好象是耶酥受难日,柏斯市像座空城,街上少车无人。出了市区,视野开阔起来,有树却无荫遮路,太阳晒的时间一长皮肤灼热。路旁农庄地块相连,麦茬铺的大地一片淡黄,有牛有羊啃啮;有时两边是广袤的荒野,一蓬一蓬的野草点缀其间;我第一次看到被车撞死的袋鼠,尸横对开车道中央或路边,几只乌鸦贪婪的啄食着腐肉,让人不忍目睹。LXD是山西人,我在山西待过N年,我们又同属一个地区,相隔30公里,也能扯上个老乡,国内见闻、国外留学见闻,给了我们一路说不尽的谈资。

      中午在Hyden打尖,再有18公里就到波浪岩。

      波浪岩是由花岗石岩体构成,高约15米,长110米左右,像一排席卷而来的巨浪定格在凝固的时间和空间里,站在岩下感受不到海的的凉爽,却有着强烈的冲击感和无处可逃的压迫感,这种无形的压力让人感叹这一景观的不可思议,感慨大自然的神功伟力。波浪岩的表面有黑色、灰色、红色、咖啡色条纹,这些条纹让波浪岩显的更加生动,更像海浪。

据介绍:波浪岩的形成大约在25亿年前,因日积月累风雨的侵蚀,和早晚巨大的温差,渐渐形成波浪的形状,整个侵蚀过程极其缓慢;而岩石凹面的彩色条纹,则由于含有碳和氢的雨水冲刷时,带走了表面的化学物质,同时发生新的化学反应形成的。

3月26日
      正值复活节假期开始,和四个留学生租车去西澳的北部,行程七天,最远的EXMOUTH距柏斯1270公里,路程近6000公里。北部靠近赤道。

      我到西澳前二十天,Jerico已经预定好了KALBARRI、EXMOUTH、MonKEY MIA三地的房间,后来证明这的确是个英明的决定。复活节期间,三个著名度假胜地被蜂拥而致的人们挤得满满的。

      早上5:00,天还黑黑的我们就出发了。路边的树木越来越矮,气温渐渐升高;荒芜的土地成片连天,一丛丛低矮干硬灰绿色的植物,像随意撒在大地上的围棋子,沙砾地硬的手抠不动,这景象在西藏阿里地区也见过。只是风虽大无尘,阿里即使无风,车过也会荡起不散的黄土。

      行驶280公里,到达NAMBUNG国家公园的PINNACLES,既“尖峰石阵”。石阵离大海很近,站在观景台可看到海和白色耀眼的沙地。

      海中的贝壳碎裂后混在沙子里,被海浪一起冲上陆地,堆积成沙丘,雨水将沙中的石灰质冲到沙丘底层,留下石英质的沙子,滋生的腐植土长出植物,植物的根在土中造成裂缝,慢慢被石英填满裂缝后石化,在风的作用下,露出沙地表面,成为一根根石柱。

      石柱下是黄灿灿的细沙,石柱高在2--4米间,疏密无序形状有异直指蓝天,在过去那个漫长的岁月,石柱“长”成如此规模的峰林,是造物主创造的奇迹。

下午在GREENOUGH的路旁,看到枝叶匍匐在大地上生长的树。由于这地方常年刮强烈的西南风,树无法向上生长,只能顺着风势弯腰贴着地面顽强的生长。风的力量,树的坚韧,让人惊讶扼腕!

      晚上,19:00达到KALBARRI。KALBARRI是个规模挺大的度假中心,我们住的是家庭旅馆。Jerico去旅游中心取了预订的房间钥匙,房间内各种家庭用具一应俱全,将身子安顿在干净舒适的床上,无梦到天明。

3月27日

      我们在KALBARRI周边的景点转悠,一条观光公路将各景点串了起来。澳大利亚的海岸线漫长曲折,景点多以海的侵蚀,天然的风化,蜿蜒如画的海景为主题。在蔚蓝色大海的尽头,天穹好象被浓烈的太阳晒的褪了色,变成淡淡的兰色;海风不停的掠过倒也没感到热,只是眼睛被阳光耀的眯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  下午去Kalbarri Nationl Park,公园面积1000多平方英里,各景点相距十几、二十公里。这里的应是丹霞地貌,山体呈红色,河谷不深,水几近干涸;高处看,大地像被分割成大小不等的面包;矮小的树木枝干灰色无皮,像被火燎过似的,树端碎小的叶子却绿绿的可爱。以后我们在许多地方都见过这种现象。

      在一处山的顶部看到Natures Window,由于雨水和风化的作用,岩石页片似的剥落,形成这天然的窗户。

      Kalbarri距柏斯585公里,这里的环境和气候有些像热带地区,野地里苍蝇多,又粘人,常挥常嗡嗡,苦不堪言!

3月28日

      我们再向北去EXMOTH。路两边的景象一成不变,许多树裸着身子片甲不留;黑色的路笔直向前延伸,强烈无情的阳光照的路面热气氤氲,像有竖条褶皱的玻璃冉冉上升;对面很少来车,只有在加油站碰到一二个人。世界显的那么广大那么寂静,人却形影孤单孑然荡在无助的空间。

      中午到一景色怡人环境优美的小镇CARNARVON,棕榈婀娜水鸟翩翩环着弯弯的水面,街面只有几个土著放荡不羁游荡着或坐在路旁的椅上。发现街上的垃圾桶罩着铁网,商店住宅的窗户有防盗网,快餐店和商店的冰箱、可移动物体都被铁链锁着。据说,土著常常损坏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  距EXMOTH100公里始,路旁的荒野中出现了许多的土包——白蚁的巢穴。下去看了看,没见到白蚁踪迹,巢穴外被快要落下的太阳映成黄色,它们在自己的巢内一定享受着空调般的清凉。

      EXMOTH在一个海角顶端。游客塞满了每一间房屋、汽车旅馆和临时搭起的帐篷,因为Jerico预先订了房,我们得以从容取了钥匙入住。

      到EXMOTH伊始,Jerico和LXD去旅游中心订了明天出海的快船并租用了潜水镜、蛙蹼。

      棕榈树摇曳的剪影映在云邈霞飞的背景,玫瑰色的天际如梦如幻是天堂的梦境。

3月29日

      早晨,船主如约而至,开车接我们去码头。海角有几根钢构架高耸入云,听船主讲:这是美国的通讯设备,1200英尺高,是澳洲第二高的建筑。设施建好后,西澳洲洲长和这里的郡长对美国人说,我们不希望你们在这里,但我们可以替你们管理这些设施。

      船主用小艇把我们送上他的铁制快船。当我们只身飘荡在汪洋的大海中,快乐一点点洋溢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颠簸、摇摆像回到母亲的怀抱;但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这种幸福的感觉,五腑六脏乱了套,已经无法界定湛蓝的大海和蔚蓝的天空的结合部,呕吐接着呕吐,狠不能把胃翻过来。到了深海,我们放了鱼线,一会儿就可以拉上条一尺多长的鱼,我们兴奋着,算计着怎么吃鱼的各部位。

      回到岸上时,船主和他的搭档,帮我们将鱼两侧的鱼柳割下来(澳洲人只吃鱼柳),我们留了一条完整的鱼清蒸,,鱼柳炸或烤着吃,做了鱼头豆腐汤。那天晚上,我们的胃里塞满了鱼汤和鱼肉。

      中午略微休息后,去西澳著名的KINGALOO REEF。海滩上人不多,有告示牌提醒游人注意,这里有两股相向运动的洋流,避免被带入不远处的海沟中。

      我们带好潜水镜,穿好蛙蹼,咬住呼吸管,你只要像平时游泳那样,不停拍打脚蹼,就可以清晰的看到穿梭在海草礁石间五彩缤纷大群自由自在的鱼,它们成群结队,成扇面或说不上的队形游戈巡航,Jerico从鱼群中穿过去,鱼群队伍不乱从他身体的两侧滑了过去,美仑美奂的海底世界人鱼同在;在海底看到我上午钓到的红色的鱼,也有粗粗毛毛像海参一样的生物伏在水下,色彩斑斓条纹艳丽的热带鱼游速极快动顿自由,可惜没有水下摄影设备,美丽多彩的海底世界图象只能留存我记忆中。

3月30日

      早上我们沿1号公路向南往回走。又经过那个美丽的小镇CARNARVON。午饭后去镇上的一家香蕉园参观。我们坐在绿树浓荫覆盖下,先有滋有味要了香蕉奶昔、芒果奶昔来喝,浓香幼滑极好的口味。

      香蕉园主非常认真的给我们讲解了香蕉的生长过程,我虽然听不懂他在讲什么,但他面目表情丰富加上Jerico及同伴畅快的大笑,知道他是个幽默风趣笑话连篇的人。

      车向南行进560多公里后,我们在一个岔路折向西,进入SHARK BAY公路驶上另一个半岛,途经DENHAM镇,再转去东北方向行25公里,就到了我们的最后一站MonKEY MIA。 

澳大利亚旅游自由行推荐

关于优程网 | 旅游签证 | 商务签证| 欧洲自由行 | 出国蜜月旅行 | 优程网自助游服务 | 优程网留学移民
版权所有 2006-2014, 沪ICP备06060966号 优程网签证中心技术支持:上海优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.
上海签证中心地址:闸北区长安路1001弄长安大厦1号楼712室 | 上海嘉定签证中心地址:嘉定区沪宜公路3518号23幢2层
北京签证中心地址:朝阳区建国门外南郎家园1号大北写字楼509室| 青岛签证中心地址:市北区延吉路42号泛亚国际商务楼608室
如需面谈,请务必先电话预约,以便更好的接待
沪ICP备06060966号